前言 新浪微博@司徒卷卷 微信號:nicolezone(請注明來意哦) 有問題歡迎小窗口私信

行前準備 幾年之間我已走過不下一百座城市,雖然我早已不是第一次到山東,到此行卻是第一次去青島。我從南京的家出發,先前往蘇州赴一場約,在太湖邊停留兩天之后,再從附近的常州飛往青島(訂票時找到的附近最劃算航線),在青島的兩天我無意前往嶗山,一切興趣都在老城與海濱,這樣一來2天就是完全足夠的。 至于此行的主角,蘇州是我和以前的舍友,青島則變成了我和金堯同學。 這張是我 金堯同學

前言 說說這次旅行 一個人旅行不孤單心里藏著一個人旅行才孤單睜開眼睛,沒有你在身邊整個世界是那樣的冷清快樂和悲傷要自己獨自面對邀上三五好友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把孤單狠狠的甩在身后快樂向前蒼南~我來了!

為什么要去九州? 終于,炎熱的盛夏再一次的來臨 我記不得這是我人生的第幾次盛夏(其實是不愿意暴露年齡……) 熟悉的蟬鳴,艷陽的高照,濕熱的空氣 炙烤模式下一切都顯得昏昏欲睡…… 但是,我喜歡夏天…… 因為,夏天是最明媚的季節, 萬物的生長達到一年之中的巔峰 精力旺盛卻又無所事事 滿大街的清涼妹子都是老法師們的夏日甜品 而我還是打算在這個熱死人的季節,去隔壁五刷去

在南方從未驅車和雪打交道的我,今年完成了兩次翻越雪山的“壯舉”: 一次在年初1.0,去疆冬書寫孩子的童年; 一次在年末2.0,逃雪 甘南 凈化心靈之旅。 上次是追雪,心之向往,踏足地球上最偏遠的角落。 這次是逃雪,佛緣驅使,追逐 甘南 下最虔誠的信仰。 一樣的是,同樣選擇了冬季自駕,用最有feel的方式完成了兩次自我的挑戰。 在疆冬,打滑漂移X6次,陷入雪地被拖出X3次。 在 甘

我是一個不擅長寫游記的人,我沒有行云流水的文筆亦沒有女子般的多愁善感,我更適合寫記敘文或者流水賬,但這些無關緊要,因為這些文字在美景面前都是黯淡的,直徑大自然的美麗原始純凈——2019年8月格聶海子線 格聶線路始于去年11月我就有計劃了,因為花季已過路途遙遠所以放棄了,今年又恰逢大雪塘事故將我的整個計劃打亂,戶外事故越來越多很多線路都被封掉了,我在想難道要在家里躺尸嗎嗎,人與自然本來就是和諧的分不

2019年2月9日-10日 前夜宿日歸 距離上次發帖已經過去好幾個月,現在已經8月末了總想著得趕趕進度,提起筆就發現欠的債是在是太多了,不知是從斷了地方開始寫起,還是從最近的寫糾結加懶癌,越拖越多,覺得不逼自己一把是不行了 6:58am 其實這次行程中,大巖,日向并不是我們的最終目的地,我們的計劃是越過大巖,沿著中尾根搭上烏帽子岳,然后南下登上甲斐駒ケ岳,最后從黑戶尾根

一直以為 與你投緣 于是 念你 想走近你 懷有忐忑 更多的是怕被拒 于是 青燈影下 我 偷窺了你 估摸著你的性情 我 偷窺了你 揣測你的心情 于是 在這濃烈的夏風中 我 鼓起勇氣 走近你 靠近你。

前言 2019年6月下旬,我獨自一人去徒步穿越守靜篤設計的念青東魯易線核心區。七天徒步,經歷了很多曲折:在徒步起點出發時,洛木村村民給我講黑熊出沒的故事;去錯果錯湖探路時,渡河遇急流沖走了我的溯溪鞋;翻越響打埡口下降時,最后一段只能硬鉆杜鵑林直到天黑;爬升覺姆埡口前,多次滑墜險些掉入瀑布…… 紅綠交錯的堰塞湖 背靠雪山的神秘海子 杜鵑花開的原始山谷

境由心生, 那些你追尋的風景,就是你內心在這個世界的投影 ( 攝影/文字/排版:日暮君)

每年的三月,似乎都有許多故事會發生。 今年的三月過得很漫長,大概經歷了許多從未想過的遭遇。 不過好的壞的,都已過去。 三月,還有那場記憶猶新的8天 以色列 之行。 已經回來一陣子啦,每整理一次照片,就是一次旅行的重溫。 那么這一次,就來分享一下神秘的 以色列 之行吧。

前記 夜晚有星, 河水有魚, 高山有飛鳥, 云朵有雨滴。 童心和七夕,我和你~ “聽說森林里有糖果屋 一條蜿蜒在童話鎮里七彩色的河流 小人魚把陽光抹成眼影,投進泡沫的懷抱……” 沉迷于安徒生的童話無法自拔,我一直相信森林里有白雪公主、城堡里有王子、大海里有小人魚…… 所有人都在催你長大,只有游樂園守護你的童心 長沙 方特東方

時光總是匆匆,悄然間已年入30。那些逼近30的日子仿佛變成了最后一絲光亮,而當翻過30這座大山之后,是否會“風雨變幻”、天翻地覆?抑或“風生水起”、天降鴻運? 惶恐。 一向樂觀的心遇上了焦慮的情緒,一向健康的體魄也撞上了頭暈腦花,見此狀,“鐵襠俠”(丈夫)認為唯有旅行能讓我抵抗焦慮,他決定在我生日之時帶我去湄南河畔的 曼谷 ,說送一支music video給我。 mv簡介:

【序】 如果新加坡只有Marina Bay和魚尾獅公園,我想我永遠不會去。這個南洋的花園城市,之前永遠被人用“新馬泰”這個名字一筆帶過。如果你不走進它,你會覺得它和上海,深圳,東京,香港有什么大區別,鋼筋水泥霓虹燈而已。但是真正行走在當地的街道上,你就會覺得,什么叫做國際大都市,不是繁華和高樓就是。不同的膚色,不同的語言,各自為陣的族群異常和諧的生活在一起,廟宇,印度寺,清真寺,

寫在前面的碎碎念 新浪微博@司徒卷卷微信號:nicolezone(請注明來意哦)有問題歡迎小窗口私信

雙城記憶 在很長的時間里,許多人對于臺兒莊的歸屬都有著模糊不清的認識?!疤ǘ切熘蕕陌?,歷史書上好像是這么寫的???”這或許是我聽到對于臺兒莊歸屬的最多回答。而事實上,臺兒莊在1949年后一直都是山東棗莊的一個區,即使更早的歷史上,臺兒莊與棗莊的關系也更親密。我想多數人的誤區都源于抗戰中的臺兒莊大戰,作為徐州會戰的一部分,臺兒莊搶了徐州太多的風頭,以至于給人以誤解。如今的臺兒莊,早已不是歷史

結束北漂回到 恩施 一年多,熱愛旅行的我自然不會放過家鄉的諸多美景。這一年來,我陸陸續續玩了恩施 境內一些已開發或未開發的景點,有一些甚至去了二次三次。夏日,我在躲避峽溯溪,去七眼泉劃船,上木耳山賞茶園;秋日,我在 望城 坡看云海觀日出,去女兒湖野餐賞秋色,到騰龍洞鉆巨洞看演出;冬日,我到清江古河床體驗徒步的樂趣,去鹿院坪觀瀑布,在 恩施 大峽谷賞雪淞,到梭布埡訪 石林 。除了因為自己本身熱愛旅行

度娘說,郭喀拉日居山脈,位處藏東南,東起林芝巴宜區(原林芝縣)西南部, 西至拉薩,南倚喜馬拉雅山脈,北接念青唐古拉山,橫亙800里, 騎跨林芝、山南、拉薩區域,是雅魯藏布江與其支流尼洋河—拉薩河的分水嶺。歷經雪山、冰川、原始森林、圣湖、草原牧場、隱秘寺廟,星羅棋布的海子和連綿埡口,由東向西橫穿郭喀拉日居山脈腹地。 郭喀拉日居雪峰林立,溝谷縱橫,地形錯綜復雜,鮮有前人穿越記錄可供參考,海拔高、

博格達雪山一直是我所向往的,白雪皚皚,銀裝素裹,冰清玉潔,無限遐想。行走在千年遠古冰面上,仿佛回到了冰川時代,純真如企鵝。正當我浮想連篇時,然而,機會還真就這么來了。我們資興戶外第一帥哥領隊陽光兄熱情洋溢又充滿玄機地發貼-----招集人馬新疆博格達轉山???,看英雄貼內容著實吸引人,一路游,一路玩,吃著哈密瓜,品著葡萄悠悠到新疆,想著都美好,但是,但是,但是,重頭戲--博格達雪山穿

格聶神山簡介 格聶神山位于理塘縣西部,是四川省境內第三高峰,形狀如一朵沉睡的蓮花,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景區境內溫泉眾多,夏季花海遍地,秋季金黃草地,原始密林,魅力至極。格聶境內徒步線路由最初的格聶大環線(圍繞著格聶神山完整的轉一圈),到后面的格聶大C線(后半段翻越3個5000米的埡口,看幾個海子),演變到最后的格聶C線(省去后半段5000米的埡口以及海子),將難度降低,進而適應大眾化

熱門旅行地全部
國外旅行地
尼泊爾 泰國 日本 亞丁 美國 馬來西亞 越南 新西蘭 印度尼西亞 澳大利亞 柬埔寨 印度 意大利 菲律賓 馬爾代夫 韓國 俄羅斯 斯里蘭卡 法國 加拿大 土耳其 新加坡 德國 老撾 西班牙 埃及 瑞士 蒙古 緬甸 英國 阿聯酋 瑞典 奧地利 伊朗 希臘 南非 肯尼亞 迪拜 墨西哥 捷克 巴基斯坦 摩洛哥 荷蘭 帕勞 冰島 乞力馬扎羅 丹麥 以色列 坦桑尼亞 挪威 葡萄牙 阿根廷 芬蘭 匈牙利 朝鮮 倫敦 不丹 玻利維亞 約旦 突尼斯 黑山 比利時 斐濟 毛里求斯 智利 特拉 波蘭 加蓬 埃塞俄比亞 古巴 格魯吉亞 孟加拉國 圣彼得 秘魯 巴西 奧克蘭 亞美尼亞 斯洛伐克 塞爾維亞 開普敦 坎昆 關島 盧森堡 波黑 厄瓜多爾 立陶宛 梵蒂岡 愛爾蘭 克羅地亞 烏克蘭 愛沙尼亞 巴拿馬 馬達加斯加 納米比亞 馬耳他 金沙 馬丘比丘 大溪地 列支敦士登 佛羅里達 巴林 留尼旺 瓦努阿圖 哥倫比亞 阿富汗 贊比亞 拉脫維亞 薩摩亞 沙特阿拉伯 塔林 申根 烏干達 多哈 庫克群島 哈薩克斯坦 巴布亞新幾內亞 多哥 羅馬尼亞 巴哈馬 塞浦路斯 文萊 保加利亞 科威特 中非 黎巴嫩 平壤 馬拉維 斯洛文尼亞 敘利亞 南蘇丹 巴拉圭 莫桑比克 塔什干 復活節島 阿塞拜疆 湯加 烏拉圭 危地馬拉 卡塔爾 吉爾吉斯斯坦 烏茲別克斯坦 也門 塞舌爾 摩納哥 蘇丹 巴馬科 馬里 貝爾格萊德 阿曼 哥德堡 津巴布韋 科倫坡 布隆迪 馬其頓 西撒哈拉 所羅門群島 夏特古道
頂部小山